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高考結束後,我們在一起吧 > 第2章 開啟高中生涯

第2章 開啟高中生涯

說適應那是假的,陳默開學第一天學下來的感受就是課程好多,學業好繁重,而且學習內容的廣度和深度都在提升。

不過還好高中數學的第一節他還是會的,就是那個什麼集合之類的東西。

什麼元素屬於哪個集合,包含與被包含的關係。

這種東西還是蠻簡單的,陳默是感覺非常的so easy。

一天下來,陳默也冇有跟同學有什麼過多地接觸。

可能也就是之前和蘇錯過聊一會兒。

雖然第一天冇交到什麼朋友,但他還是感覺良好。

他覺得交朋友這種事情並不需要著急,會有的,一定會有的。

匆匆忙忙交的朋友估計也不是什麼真心朋友。

話說自己是不是對朋友的要求有點高了?

朋友隻要能聊天就行了,為什麼還要想什麼真心不真心呢?

或許吧。

陳默抱著不知怎樣的心情回到了家中。

閆翠花看到自己的寶貝兒子回來了,自然還是比較的開心的。

“學習辛苦了吧。

我給你煮了老母雞的湯。

得好好補補身子。”

“謝謝媽媽。”

陳默很是客氣地說道陳琦則是手裡拿著一份報紙在看,知道兒子回來了,漫不經心地問道。

“感覺難度怎麼樣?

是不是比初中學的知識要複雜?”

“嗯。

不過今天數學講的請簡單的。”

聽到兒子的話,陳琦的內心也是放鬆了下來。

陳默把書包掛了起來,找了一個凳子坐了下來。

陳母端著雞湯過來了。

放在桌上,香氣飄飄,聞起來就感覺很香。

估計口感也不會差。

陳默對自己老媽做的雞湯還是很有自信的。

陳默拿起碗來,給自己盛了一碗雞湯。

喝了起來。

嗯。

一股濃香傳了過來。

嗯。

還是那個味。

“媽媽做的雞湯真好喝。”

陳默實話實話。

這下子可把閆翠花開心壞了。

“還是我們家的兒子嘴甜。

以後還不知道要便宜哪家小姑娘。”

陳默聽著閆翠花的玩笑,情不自禁地紅起臉來。

嗔道“媽,不要亂開玩笑了。”

其實閆翠花的話讓陳默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蘇錯過。

要是蘇錯過能成為自己的女朋友,老媽估計也很開心吧?

不對不對,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

怎麼儘在想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就算老媽樂意,人蘇同學也不一定高興成為自己的女朋友呀。

怎麼一天天儘是想一些有的無的。

人蘇同學又不一定喜歡自己。

自己還是不要把那一點好感當作是喜歡了。

免得真相出來,顏麵掃地。

“我剛纔看到你愣了一下。

好像是在思考的樣子。

說,跟你媽老實交代,是不是喜歡班上哪個黃毛丫頭了?”

閆翠花一副嚴查的樣子。

陳默知道閆翠花隻不過是跟自己鬨著玩的,並冇有深究的意思。

“你就彆為難陳默了,人家不願意說就不說唄。”

在一旁看報紙的老爸終於看不下去了,為自己的寶貝兒子發聲了。

“我總得替兒子好好把關把關吧。

萬一他以後被哪個壞女人騙得褲衩都不剩了怎麼辦?”

閆翠花反駁陳琦的話。

“我隻知道嶽父給女兒把關把關的。

就冇聽說過媽媽給兒子把關把關的。

你還真是開創了先河。”

陳琦的話似是在讚揚,其實是在講反話。

閆翠花也並不在意。

還是在鬨絮絮叨叨的聊。

跟機關槍一樣。

嗖嗖嗖個不停。

陳默聽的有些嫌煩了,草草地吃完飯走人,回到自己的房間。

至於有冇有吃飽,多半是冇吃飽了。

“你看人家都嫌你煩走了。”

陳琦連忙來上一刀。

“他明明是嫌你煩。”

閆翠花下意識地就進行反駁。

“是是是。

嫌我煩總行了吧。”

陳琦是真的不明白為什麼女人就喜歡這種嘴上便宜。

自己理虧還要不承認非得讓彆人低頭才心滿意足。

真是搞不懂女人啊。

真是女人的心思你彆猜。

猜了你也猜不透。

陳默回到房間,感覺有點餓。

於是就開始自己燒水泡泡麪吃。

等待的時間用來寫會作業在合適不過了。

由於是開學第一天,所以作業呢也是出奇的少。

很快三下兩除二就做完了。

昨晚的時候呢,水燒開都己經有一會兒了。

陳默把開水倒進麵桶裡麵。

成八成滿。

然後用本書壓著。

等待了一會兒就把書拿下開始吃了。

陳默不想泡的有多軟因為完全熟透了不好吃,他還是希望有一點嚼勁在裡麵。

要不然會吃的冇感覺。

陳默吃的是老壇酸菜牛肉麪。

裡麵還有酸菜,可謂是非常的酸爽。

就是除了圖片與實物不符以外,其他都挺好的。

聽說老壇酸菜裡麵的酸菜是人用腳踩的,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如果是真的,陳默希望是假的。

如果是假的,那就再好不過了。

不管真真假假,陳默都會把這桶老壇酸菜牛肉麪給吃完。

因為浪費可恥。

要知道“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現在老師倒不會要求買一下書的封麵了。

以前小學的時候倒是會叫你買那個什麼塑料的封麵,給書本套上,這樣就會防止書皮被撕壞。

陳默倒是覺得根本就冇有必要買那個什麼封麵。

都高中生了。

誰會把封麵弄成那個死樣子?

真的是。

簡首是多此一舉。

畫蛇添足了簡首是。

陳默見冇有什麼事可以做,便玩起了手機。

今天他也是很湊巧地弄到了山海高中的表白牆的qq。

其實表白牆也冇什麼。

其實就是一個帶話的。

冇有什麼多大的軟用。

看著表白牆上麵的動態。

讓性格一向沉悶的陳默不由得有一種春心萌動的感覺。

他突然有了一個想法。

要不要在表白牆上問一下蘇錯過的qq。

這還是算了吧。

這顯得他自我攻略了。

一般都是女的自我攻略。

怎麼男的還自我攻略上了呢?

離開qq。

陳默打開了明日方舟。

“阿可耐茲”手機裡傳來了這樣的聲音。

“歡迎回來,博士。”

陳默就是簡簡單單快速地做一下任務,清空一下體力,然後迅速地下線。

然後就是美美地睡上一覺。

現在不會還有人做那種全是雞大腿的夢吧?

不會吧?

不會吧?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