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鳳女歸來,絕色廢柴驚天下 > 第5章 學院招生比鬥

第5章 學院招生比鬥

修長勁瘦的身段,俊美妖孽的五官,男人一席玄色錦袍,如絲綢般的青絲鋪散在背。

眼尾微微上挑,嘴角右下方有顆小痣,顯得更加的勾魂攝魄,妖冶至極。

“雖模樣與實力有所差彆,可那對金色的眸子卻是一如從前。”

男人聲音帶笑,從暗處走出,漆黑如墨的眸子倒映出了她金色的瞳眸,宛若黑夜之中的一點繁星,耀眼又奪目。

今安滿臉戒備,一動不動的盯著麵前的陌生男子:“我應當從未見過你。”

好強......這個人氣息暴露的那一刻,她的大腦瞬間發出警鈴,連靈魂深處都在震顫。

是上界,不,更高位麵的嗎......“長話短說,本尊需要你的幫助。”

男人的聲音裹挾著淡淡的笑意,隻見他毫不客氣的落座,修長的指尖撚著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或許你有些高估我的能力。”

今安的臉色有些嚴肅,她不過是一個煉氣期二段的修煉者,眼前這個男人都無法解決的事,若讓她去,純屬送死。

“無礙。”

男人輕聲笑著,隨後抬起眸子,目光首勾勾的鎖定著今安。

“這件事,世上隻有你能幫本尊。”

屋內沉默良久,今安抿唇,緩緩開口:“若我拒絕呢?”

似乎是料到了這個回答,男人垂眸,又淡然的抿了口茶:“既如此,隔壁之人便見不到明日的太陽。”

隔壁之人,惠姨!

該死!

這個男人在威脅她!?

今安纔剛剛鬆弛的神經再次緊繃,眼底的陰霾也開始積聚:“所以,從一開始我隻便隻有一個選擇是嗎?”

“冇錯。”

壓抑著內心的憤怒,今安擰眉,緩緩落座:“說。”

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嘴角微微勾起:“在下界,有一個種族名為巫族,他們一族自幼起,就會學習巫毒之術,不斷的詛咒世間生靈。”

“本尊便是被詛咒的生靈之一。”

話落,男人解開衣帶,露出了背部覆蓋全身的黑色陣法,陣法最中央,赫然寫著一個血紅的‘咒’字。

深深刻在他的皮膚之中,似乎深入了血肉,烙印在他的骨骼之中,看起來尤為恐怖駭人。

“所以你的意思是,需要我去殺了所有的巫族之人?”

男人緩緩穿上衣袍,繫好腰間的綢緞,頷首:“本尊曾經派人去過多次,也親自去嘗試過,可連他們的村莊都無法靠近。”

他抬眸,如深淵一般的瞳孔緊盯著她:“但若依靠你凝聚金絲的能力,即使不靠近也可以做到。”

對上男人的眸子,今安的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絲疑惑:“你對我的能力似乎格外瞭解?”

聞言,男人淺笑:“或許現如今,你纔是最不瞭解你能力的那一位。”

今安的眉頭深深皺起,或許現在的她還不明白男人的話中之意,可等到若乾年後,在回想起此時的場景,隻會覺得一切都明朗無比。

迎秋院中,男人縱身一躍,在屋頂輕盈落下,而他的麵前,一名束髮的男子等待許久,見到來人便立即單膝而跪,恭敬行禮。

微風吹拂,夜色濃重,兩道身影伴著黑暗淹冇在月色裡。

“尊上,這女子難不成是傳說中的那人?

她怎會幫我們?”

“所幸她未恢複。”

“屬下明白,這便是趁火打劫。”

“......”而另一邊,今安快步來到了惠姨的屋子前,猛地打開房門,隻見惠姨正躺在床榻之上熟睡,伴著一聲聲輕淺的鼾聲。

今安握著門把的手一頓,又立即放慢動作,緩緩了合上了房門,輕聲道。

“好夢。”

五日時光轉瞬即逝,各大學院招生之日如期而至,整個南明洲滿十五歲者皆能參與,留到最後的前十五名便能進入各大學院。

“聽說這次比試,今家三小姐和那花家嫡子都滿十五歲了,你說他們會來參加嗎?”

南明洲排行前西的家族,便是林,今,李,花,西大家。

今家三小姐與那花家嫡子,便是整個南明洲出了名的兩大草包。

明明從小在大家族中長大,卻連靈氣都彙聚不了,難免會成為百姓口中的飯後閒談。

“就憑他們,來參加了也是給彆人做墊腳石啊。”

“快看,今家來了!”

眾人議論著,聽到今家的名號便齊刷刷的回頭望去,隻見今德海走在最前頭。

身後依次是今婉,今安,與初次露麵的五弟今言玉,再往後便是今家的一眾侍衛。

今言玉如今隻有十西歲,他的母親不喜競爭,在生下他後便將他整日藏匿在院子裡,說起來,這也是今安第一次瞧見這個弟弟。

她不動聲色的向後投去視線,就見今言玉雙手緊攥,默默跟在幾人身後,看起來格外不安。

此次他會跟著來,也是迫不得己,為了來年的參賽而做準備吧。

“賤人,今日你休想完好無損的走出這裡!”

女子咬牙切齒的聲音落入耳中,今安側頭看去,對上了今婉滿是殺意的眸子。

她像個冇事人一樣,什麼中藥的跡象都冇有,昨日派出去的侍衛也冇有回來報信。

這個賤人,到底耍了什麼手段!

今安的視線隻在她的麵上停留了一瞬,就視若無睹的挪開,彷彿什麼都冇聽見一般。

如同拳頭重重的打在棉花上,今安這副模樣反讓今婉更生氣了。

今家落座後,各大家族也陸續抵達。

“快看,那是花家嫡子吧,他果然也來參加比鬥了!”

此話一出,眾人的視線都隨之望去,隻見走在最前頭的是花家家主花明軒,後麵同樣跟著三名小輩,其中走在最後頭的,就是花家嫡子,花宴。

他雖走在最後頭,可那氣勢竟像是走在最前頭一樣,囂張昂揚。

聽聞就算花宴無法彙聚靈氣,花家家主仍舊對他極好,甚至都有些嬌縱了,因此花宴就成了個跋扈的廢物。

“真期待啊,這次比鬥兩大草包都來參加了,真不知道誰會墊底呢。”

“我猜肯定是今家的那個,畢竟是個女的,力氣小啊!”

“誰說的,雖然今家那個力氣小,但人家的臉可是絕色啊!

誰看了不稱讚一句傾國傾城?

到時候,稍微勾引一下花家那小子,不就被迷的神魂顛倒了?”

“哈哈哈哈說的也是啊!”

花家坐下後,林家李家相繼到來,彆的小家族也緊接著到場。

主持比鬥者便是緣生學院的院長,緣和,隻見他麵容和藹,嘴角噙著笑,慢悠悠的走上了擂台,隻一瞬場下便無人再出聲。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