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鳳女歸來,絕色廢柴驚天下 > 第1章 死而複生

第1章 死而複生

下界。

鳳起大陸。

南明洲。

“師父,近幾年的天地卦象怎麼如此奇怪?”

街邊,鋪著紅布的算命小攤子前,一名男童狐疑的盯著手中的羅盤。

“從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就像是,會發生什麼前所未有的大事一樣。”

聞言,蒼老佈滿褶皺的手伸出,一名老者從男童手中拿過了羅盤,嘴中唸唸有詞,手裡還掐算著什麼。

“怪哉,怪哉......”老者嘶啞的聲音響起,他的眉頭也隨之擰緊:“這女子......竟能牽動整個世界的命格......”在男童疑惑的視線中,老者長歎一聲,混濁的眸子轉動,定格在了西南方向。

“就是不知,這突然降臨的女子,到底是福是禍了......”繞過一條條小巷,穿過一道道屋簷,西南方向的鬼林之中,堆積了成千成萬的屍體。

陽光被巨大的樹林遮擋,視線昏暗,周圍飄蕩著無比刺鼻的血腥味。

而就在此時,屍體堆中,一具滿是血汙,死去己久的屍體卻緩緩坐了起來。

“嘎——嘎——”無數烏鴉落在枝頭,黝黑的雙眸倒映出了女子的模樣。

雪膚紅唇,冰肌玉骨,美人皮囊,百媚縱生。

身上原本潔白的衣裙,因為血液的浸泡,化為了鮮豔的紅裙,雪白肌膚上,點點乾涸的血跡,也在此刻格外的攝人心魂,奪人心魄。

纖長的睫毛顫動,女子的眼眸在此刻緩緩睜開。

眼底,金色的暗芒一閃而過,瞬間便消散的無影無蹤。

女子朱唇輕啟,空洞的眼睛看向了不遠處樹梢上的烏鴉:“名字......”“對了。”

她的眼神漸漸清晰:“今安。”

她的名字是今安,是今家三小姐。

——今府“西小姐,您交代的事屬下己經完成了!”

一滿身橫肉的男子俯身搓著雙手,討好著麵前的女子。

“哦?

可確定那個賤人己經死了?”

嬌俏的聲音響起,麵前的女子翹著二郎腿斜坐,脖間耳上都戴著價值不菲的寶石吊墜。

她身著鵝黃色華貴衣裙,一看便是大戶人家寵愛無比的掌上明珠。

男子搓著雙手,滿臉的殷勤:“屬下可是再三確認的!

那草包被放乾了血,絕無可能再生還!”

聞言,西小姐今婉得意一笑,眼中是掩蓋不住的愉悅:“做的不錯,那屍體如今在何處?”

“在西南邊的鬼林之中!”

說罷,男子頓了頓,小心翼翼的看向了今歌:“西小姐......那說好的報酬......”聞言,今婉麵上的笑意緩緩消散,她站起身俯視著麵前的男子,眼中滿是嫌棄與嘲弄:“報酬?

什麼報酬?”

男子一頓,眼中劃過道難以置信的色彩:“西小姐?

您不能不守承諾啊!”

分明說好,隻要他綁架那草包並將她殺害,就能得到一筆令他後半生不愁的報酬!

但現在看她的語氣,難不成是想反悔!

“放肆!”

今婉一聲嗬斥,手中彙聚靈氣猛地打向男子,男子猝不及防被重重打中腹部,嘔出了一口鮮血。

他哆哆嗦嗦的抹了把嘴角流下的血跡,驚恐的抬眸,對上了麵前女子的眸子。

就見她冷嗤一聲,緩緩蹲下身子,看著男子的目光中滿是玩味和得意。

“本小姐可是未來的太子妃,怎麼會留把柄在你一個低賤的下人手上?”

今婉冷聲笑著,繼續開口:“從一開始,本小姐就冇想讓你活下去,要怪,就怪你自己太過愚笨吧。”

話落,門外瞬間湧入幾名修煉者,將男子圍在了中間。

看著麵前的人群,男子隻覺得渾身的血液都冷到了極致,渾身止不住的打顫:“不要......不要殺我......”看著他的模樣,今婉勾了勾唇,伸出纖纖玉指向前一劃,周圍的修煉者就朝著男子蜂擁而去。

男子的哀嚎聲響徹了整座院子,不久,他的屍體便被拽著頭髮拖了出去。

與此同時,門外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一名侍女,滿臉驚恐,指著外頭道:“小!

小姐!

不好了不好了!”

今婉眉頭緊皺,朝著侍女青竹看去,就聽見她聲音顫抖,繼續開口。

“那賤人完好無損的回來了!!”

“你說什麼!!?”

今婉猛地從座椅之上站起,麵上滿是震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青竹聲音顫抖,解釋起來:“就在一柱香前,守門的侍衛來報,那賤人滿身血跡,就這麼光明正大的從今家正門前走了進來,還將府中不少下人都給嚇到了!”

另一頭,紅色身影循著記憶,來到了最西邊的迎秋院,便是她從小長大的偏院。

纔來到院子外頭,就看見了一佝僂著背,白髮蒼蒼的老婦人,正焦急的朝外看去,似乎在等待著誰。

“惠姨。”

今安麵上掛著笑,朝著老婦人邁步而去:“我回來了。”

惠姨聞言扭頭看來,先是一喜,隨後便看見了女子身上還未乾涸的血色衣裙,瞬間,臉色變得慘白。

她驚慌的湊了上來,著急的用手比劃著什麼,又用手指了指今安身上的衣裙,似乎是在詢問發生了什麼。

今安抿唇一笑,安撫似的按下了惠姨的手:“冇事,這都是旁人的血。”

今安無父無母,又天資愚鈍,不可修煉,所以備受府中之人的冷眼與虐待。

隻有生來啞巴的惠姨,願意留在她身旁,細心,耐心,日複一日的照顧著她。

“您瞧!

這是我從林子裡捉來的野味,今天可不用吃清粥了。”

說著,今安從身後提溜出了一隻山雞,笑眯眯的看著麵前的惠姨。

惠姨垂眸,看著她手中的山雞,眉眼依舊是擔憂不己。

而就在此時,不遠處的樹後,兩道身影鬼鬼祟祟的躲藏著,視線落在了今安的麵上。

“嗚嗚嗚,孩她娘,你瞧見了嗎?

我們安安懂事了!”

男子身著金絲錦緞長袍,腰間掛著價值不菲的古玉,看著不遠處的今安眼中滿是感動的淚水。

男子的身旁還站著一名女子,女子頭戴華麗珠翠金釵,衣裙是用最為上乘的碧鳥羽毛製作而成,衣裙做工極其細緻,上麵繡滿了極其昂貴的寶石琉璃。

“我們安安從小就聽話懂事,隻不過,要走的路還有很遠。”

女子的美眸首首的看著今安,眼底滿是擔憂與心疼。

“在那一日來臨之前,一定要成功啊。”

她長歎口氣,故意釋放出了些許靈氣。

隻一瞬,今安就察覺到了這抹氣息,她猛地扭頭朝兩人的方向看去。

有誰躲在樹後!

然而,等她來到樹後時,麵前空無一人,隻有一塊古褐色的木質令牌,靜靜的擺在土地之上。

上麵赫然用靈氣雕刻著一個“帝”字。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