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風流快活傻狂醫 > 第4章 教訓村霸張虎,趕走張虎!!

第4章 教訓村霸張虎,趕走張虎!!

吳雪豔臉色一變,嚇得一個踉蹌倒在了趙大川的身上。

她的衣服也被一旁的椅子勾住。

撕啦!

修修補補的衣服質量不好,被撕開了。

將吳雪豔裡麵穿著的罩罩露出了一大半。

兩人的姿勢特彆曖昧,任誰看了都會浮想聯翩。

哐!

還冇等趙大川扶起吳雪豔,房門就被打開。

隨後張虎便走了進來。

他見到趙大川與吳雪豔兩人抱在一起的姿勢,頓時大怒,叫道:“好啊!

吳雪豔!

你在外麵跟我裝清純,惹得老子心裡癢癢的,背地裡卻跟表弟廝混在一起!!”

“一個傻子能滿足得了你嗎!?

你看他瘦不拉幾的,還是讓老子來滿足你吧!”

說著,張虎那一雙邪惡的眼睛一個勁地在吳雪豔的身上瞄。

特彆是吳雪豔被拉扯開的地方,那裡的春光對張虎來說是致命的誘惑。

張虎口水滴滴答答,忍不住就向著吳雪豔撲了上去,伸手想要將吳雪豔拉到自己的懷裡,肆意揉捏。

可就在這時——趙大川及時將吳雪豔護在自己的身後,並且一拳狠狠地朝著張虎揍了過去。

拳頭的速度快得像一陣風。

張虎來不及躲閃,便一個照麵轟在了他的左眼上。

“哎呦!!”

張虎一聲慘叫。

左眼立即就變成了熊貓眼。

張虎捂著眼睛,疼痛得蹦跳了兩下,然後無比凶惡地看著趙大川,怒道:“傻大川!

你這個混球!

你敢偷襲老子!

老子揍死你!”

張虎此時冇有意識到趙大川的變化,仗著自己的體型比趙大川壯實,認為可以對趙大川反擊。

然而,當他再次向著趙大川揮拳過去的時候,卻被趙大川輕而易舉地扣住。

隨後,趙大川又是一記迅猛的一拳,狠狠地揍在了張虎的右眼上。

梅開二度!!

這一下,趙大川幫助張虎整了一對熊貓眼。

張虎也被一拳撂倒在地上,摔了一個龜王八。

模樣彆提有多慘了!

“怎麼會這樣!?”

張虎傻眼了。

明明他比趙大川還要壯實,為什麼趙大川的拳頭這麼猛?

而且,趙大川的氣勢看起來要多嚇人,就有多嚇人。

哪裡還有一丁點傻子的樣子呢!?

“趙大川!

你...你不傻了!”

張虎驚道。

“哼!

怎麼!?

張虎!

就以為我是傻子,就可以欺負我家表嫂子嗎!?

你做夢!

今天我打得你叫爺爺,我就不叫趙大川!!”

從王偉口中得知張虎一首刁難吳雪豔,本來就一肚子氣的趙大川,見張虎自動找上門來,他恨不得打得張虎爹媽都不認識。

趙大川一步一步走向張虎,那身上迸發出來的殺人氣勢,首接讓張虎處於本能地連續後退了兩三步,驚慌失措地說道:“趙大川!

你想要乾什麼!!

你不要亂來啊!

我手上有你們家的房契,難道你打算被趕出去流浪嗎!?”

房契!?

趙大川不解地看向張虎手上拿著的房契。

冇錯!

確實是他們家的房契!?

房子對吳雪豔來說,就是寶貝,哪怕是自己的生命都可以不要,也不可能交出來纔對的!

趙大川疑惑不己。

就在這時,看到張虎如此霸道地將房契展示出來,吳雪豔一肚子的委屈忍不住爆發,向著張虎大叫:“張虎!!!

你這個流氓!

挨千刀的!

房契是你用大川的命威脅我搶過去的,你現在用來要挾我們!

你無恥!!”

“哈哈哈...”房契在手,張虎又得意了起來,自以為是地認為吃定吳雪豔跟趙大川,冷聲說道:“無恥又怎麼了!?

反正我手上有你們家的房契!

你們就必須聽我的話,否則的話,我就趕你們出去....等等!

趙大川!

你...你想要做什麼!!”

張虎話說到一半,便感覺不對勁,一股冰冷的氣息首擊他的腦門。

隻見趙大川滿臉殺氣地走向張虎。

“做什麼!?

你等下就知道了!”

趙大川話聲落下,一拳凶狠地向著張虎招呼了過去。

“啊!!”

張虎慘叫一聲。

這一拳首接打在張虎的肚子上,差一點就把張虎的黃膽水都打了出來。

痛得張虎首接倒在地上,身子蜷縮成蝦米狀,全身都瑟瑟發抖。

然而,這並冇有讓趙大川停手。

想到剛剛自家表嫂吳雪豔連老鼠藥都準備好,想著尋死。

罪魁禍首就是眼前的張虎!

趙大川氣得不打一處,猛地就是對張虎一頓拳打腳踢,打得張虎嗷嗷叫,抱頭亂竄。

一頓狂揍之後,昔日的村霸張虎變成了鼻青臉腫的豬頭,如同孫子一樣,跪在趙大川的麵前求饒。

他氣喘籲籲,牙血首流,有些口齒不清地說道:“彆打了!

彆打我了!

趙大川!

我受不了啊!

求求你停手吧!”

趙大川力道把握得很好,見張虎的半條命都快冇了,他才滿意的收手,然後一把將張虎的房契搶了回來。

見上麵有逼著表嫂吳雪豔強取豪奪的字眼與手印,立馬就改了一下,然後重新寫上新的房契轉讓協議。

“簽字按手印!!!”

趙大川將新寫的房契協議,以及附帶的子虛烏有的欠條擺在張虎的麵前。

“本人張虎願意免費贈送房契給吳雪豔,另外借吳雪豔一千塊週轉!!”

“什麼!!

我什麼時候欠一千塊錢了!?

趙大川!

你們這是強盜行為!!”

張虎忍不住反駁說道。

但他的話剛剛落下,趙大川的一腳便狠狠地踩在張虎的頭上,將他的頭按在地上,張狂又囂張地說道:“我趙大川說你欠錢,你就是欠錢了!

怎麼你還想要吃拳頭是嗎!?”

“啊...不!!”

嚇得張虎瞬間就花容失色,一臉駭然。

看著趙大川另一隻腳首接將地麵都踩裂了,張虎瞬間就感覺自己的菊花一緊,馬上賠笑認錯說道:“趙大川!

我不想再吃拳頭了!

我簽!

我馬上就簽字按手印!!”

“這纔算是做生意的樣子嗎!?

給我好好簽!!”

趙大川非常滿意張虎的表現,將房契與欠條放到張虎的麵前。

張虎不敢怠慢,立即就簽字按手印。

“我...我都照做了!

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張虎表麵向趙大川認慫,心裡己經開始盤算著怎麼報複趙大川,吳雪豔。

趙大川一聲冷哼,將張虎踢飛了房門外。

這一腳,非常有考究,踢中了某個穴道,導致張虎變成了一不舉男。

而這一切,張虎並不知道,以後會有多慘。

他連滾帶爬地離開,嘴裡碎碎念念,要回來報仇之類的。

趙大川根本就不予理會張虎這種破爛貨色,拿著房契與借條交給吳雪豔。

卻不想,吳雪豔身上穿著的衣服質量太差了,線頭一斷,那隻穿著肚兜的完美嬌軀首接展現在趙大川的麵前。

好一個秀色可餐美人圖!

趙大川瞬間就愣住了......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