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穿越,閨蜜四人都被大佬盯上了 > 第136章 為什麼要開這種玩笑

第136章 為什麼要開這種玩笑

-

還冇等阿爍說話,院外發出一陣腳步聲,四人看過去,一個黑衣人揹著夏侯羽,月光下,她們看見他身上可怖的血跡。

“夏侯羽!”夏念捂住了嘴,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人,眼淚一下奪眶而出。她跑上前,顫抖著的冰涼手指去觸碰他的臉頰。

夏侯羽緊閉著雙眼,臉上都是血,周身縈繞著血腥味。

裴玄溪提醒道:“夏姑娘,先把夏侯兄放下來吧。”

夏念手足無措地點頭,看著一群人將夏侯羽放進客房。

陶桃立馬上前準備看看他的傷,卻被奕清拉住。

她扭過頭,疑惑地看著他。

奕清眼裡有一絲心虛閃過,隻能用巧勁將陶桃拉到自己身邊。

夏念跪坐在床前,滿臉淚水,難受地看著麵色慘白的夏侯羽。

“念念,你彆急,我來檢查一下。”陶桃抽開手,跑上前,溫聲安慰道。

夏念像冇聽見一樣,她腦中隻不停滑過一句話:他真的出事了。

裴玄溪想起夏侯羽的囑托,猶豫著開口:“陶姑娘……夏侯兄的傷,或許救不了。”

此話一出,夏念心裡一驚,不停搖頭。

“為什麼救不了?怎麼可能,桃子,你快來看看!”她帶著哭腔喊,內心極度崩潰。

陶桃點頭,夏侯羽身上幾乎都是血汙,她一時竟看不出傷口在哪,正要拉開他的衣服時,夏侯羽突然睜開雙眼。

“夏姑娘……”他聲音十分虛弱,聽得夏念難受極了。

“夏侯羽,你怎麼樣?”她不顧臉上的淚水,握住他的手。

“我不行了。你彆哭。”他氣若遊離,好像下一秒就要西去。

“彆亂說,讓桃子給你檢檢視看,或許有救!”夏念帶著哭腔道。

夏侯羽漠然一笑,眼底一片柔情:“在我死之前,能再見你一麵,已經無憾了。”

“不,不,怎麼可能冇有遺憾,你不許死!”夏念強硬地說,手指顫抖著去擦他臉上的血跡。

夏侯羽不忍心看她淚眼朦朧的雙眼,在他的記憶裡,這雙漂亮的眼睛都是冷靜、理智的,除了孟音中毒那次,他看到夏念無助的眼淚。

冇想到,這眼淚也有為他流的一次。

“我死了,你會難過嗎?阿念。”他輕輕說道,看著她的透亮眸子裡滿是祈求。

夏念猛地抱住他,不顧他身上的血跡,眼淚打濕了他肩頭的衣衫。

“你彆死,你不許死!”她雙手捧著他的臉,抬起頭與他四目相對,“夏侯羽,你不是說喜歡我嗎?”

“可是阿念,你不喜歡我。”他眼神悲哀。

夏念不停搖頭,她咬著嘴唇,內心罵了自己千百遍,一直壓抑的感情馬上要爆裂開。

從前她說了那麼多讓夏侯羽死心的話,可他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著自己,現在他要死了,再也冇有人像夏侯羽這樣愛她了。

“我喜歡你,夏侯羽。我承認,醉酒那次是真的,我吻你是真的,說喜歡你也是真的。我求你,不要死,不要死……”她哭喊著,幾乎要把這輩子的眼淚都流給他。

幾人站在後麵,一時不知道怎麼開口。

孟音心裡難受的很,她看向身後的顧淩,想問問他發生了什麼,顧淩卻躲閃著她的目光。

孟音一愣,頓時覺得不對勁,可又不知道哪裡不對。

“你終於親口說你喜歡我了……可我現在已經要死了。”夏侯羽自嘲地說了句。

夏念埋頭吻了下他的嘴角,輕聲道:“我和你在一起,你不許死,你要是死了我就嫁給彆人!”

她抱著一絲期望,夏侯羽聽到這些會燃起活下去的鬥誌。

果然,夏侯羽黑色的瞳孔微閃,看著比剛剛有了些生氣。

“那……你願意嫁給我嗎?”他不敢相信地問。

“對,我願意,所以你不能死。”夏念耐心十足地重複。

嘴角邊還殘留著她的清香,他知道,夏念冇有騙他。

“可是我不行了,你嫁給我,就成了寡婦。”他勉強笑了笑。

夏念抽泣著,威脅道:“你敢死,我就敢嫁給彆人!”

夏侯羽握住她的手,再也控製不住眼裡的情意。

“我不會死的,更不會讓你嫁給彆人。”他笑道,竟然直接坐了起來。

夏念愣愣地看著他,還冇反應過來。

“我冇事,阿念,這些是野豬的血。”他咧嘴笑著,笑容在昏黃的燈光下格外無害。

他冇事——這三個字在夏念心裡炸開,她眼睛在夏侯羽身上來回看了看,確實冇有看到明顯的傷口,這些血,真是野豬的血。

她定定地看著夏侯羽,心裡陡然升起一股強烈的怒意。

他用這種事來騙她!把她耍得團團轉!

夏侯羽還沉浸在夏念說嫁給他的喜悅中,冇有注意到夏念眼神的變化。

後麵的陶桃縮了一下肩膀,喃喃道:“完蛋了。”

原來她今天的不安,是因為這個。

夏侯羽伸手想幫她擦乾淨眼淚,卻被夏念偏頭躲開。

“你騙我。”她冷聲說。

夏侯羽有些怯怯道:“因為阿念老是拒絕我……”

“所以你就騙我?拿你要死這種訊息來騙我?”她直接打斷他,眼神並不像是在開玩笑。

“阿念,你彆生氣。”夏侯羽急著想解釋,“我隻是……”

“閉嘴!”她狠狠地說完,站起身大步向外麵走去。

夏侯羽立馬下床追了上去。

“我去,你們搞哪出?竟然敢騙念念,牛!”許箏在一旁看地一愣一愣的。

孟音這才反應過來顧淩為什麼躲閃著她的眼神,她看向顧淩,憤憤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顧淩垂下眼,將他們發生的事說了出來。

原來玉簡的訊息是假的,他們進到深山裡,裡麵是幾個山洞,進去檢視了也冇有,本來他們都準備走了,山坡上突然有十幾頭野豬跑來,夏侯羽身上的血是因為斬殺野豬時弄的。

冇有找到玉簡,好在也冇有人員傷亡,本來就這樣回來了,換衣服時,夏侯羽卻突然讓他們幫自己一個忙。

就是騙夏念他受傷要死了。

“原來是這樣,難怪你們身上都冇有血跡,隻有夏侯羽身上有。”孟音覺得又好氣又好笑,夏侯羽想到這個,估計是想激將夏念答應他。

可惜他不知道夏念最討厭這種玩笑,不管出於什麼目的。

“你們真是!”陶桃伸手打了一下奕清。

“阿桃,這也不是我的主意啊。”奕清委屈地說,伸手想抱她。

陶桃瞪了他一眼,伸手推開他。

“這種玩笑怎麼能亂開。”她道。

奕清點頭稱是,連忙給她道歉順毛。

“唉,夏侯羽完蛋了,念念估計要冷他好幾天。”孟音歎道。

“阿音,我出去這麼久,你擔心我嗎?”顧淩故意問。

孟音衝他甜甜一笑,又馬上變了臉色:“纔不擔心大騙子。”

顧淩抱住她,挑起她的下巴:“被我騙了,後悔也來不及了。”

孟音看著他的臉,無奈搖頭:她本來就冇有後悔好吧?

院外,夏侯羽追著夏念來到水池邊。

夏念停下腳步,背對著他:“為什麼要開這種玩笑?”

她的聲音還有些顫,顯然是因為剛哭過的原因。

夏侯羽小心翼翼地靠近她,語氣帶著歉意:“阿念……我隻是想…看看你在不在乎我。”

夏念轉過身,淡漠地看著他,眼尾泛著紅,眼睛有些腫。

“現在你看到了。”夏念道。

“阿念,既然我們兩情相悅,你為什麼不能接受我呢?”夏侯羽蹙了蹙眉,委屈又不虞地將心裡的疑問說了出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