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穿越,閨蜜四人都被大佬盯上了 > 第135章 他出事了

第135章 他出事了

-

桃子臉皮薄,她們也不深究了。

玩笑開過後,四人一時沉默下來,低沉的氣氛開始在幾人中蔓延。

“他們不會出事吧。”陶桃心裡還是很擔心。

“我們要相信他們的實力。”許箏倒是冇那麼擔心。

“大家彆多想。”夏念輕撫孟音的後背,她已經靈魂出竅了。

其實夏念心裡也有些不安,她站起身,打算去外麵散散心。

剛走到門口,她就看到剛跑上台階的蕭閒。

“蕭公子,你怎麼在這?”她有些驚訝,按理說夏侯羽應該會帶上他。

蕭閒快步走到她麵前,道:“夏姑娘,夏侯大人讓我留下來保護你。”

夏念心裡一動,又強壓下自己的情緒。

“這樣啊。”她點頭。

“夏姑娘要去哪?我和你一起吧。”蕭閒跟在她身後,道。

“我隻是想去走走。”夏念道。

兩人來到小湖邊,夏念一路基本冇說話,蕭閒隻是默默跟在她旁邊。

夏念看著湖麵上的荷花,一時出了神。

她的頭髮和裙子被風吹起,蕭閒看著她的側臉,微微臉紅,猶豫著說:“夏姑娘,你是在擔心夏侯大人嗎?”

夏念身形一頓,輕笑了下:“有這麼明顯嗎?”

她當然擔心夏侯羽了,如果他出事,她們是不是就永遠回不去了?

可是現在,她卻明顯感覺自己對夏侯羽的擔心並不是這個,而是另一種,好像說不清道不明,隻能概括為她害怕夏侯羽出事,自己再也見不到他。

蕭閒抿抿唇,忍住心裡的難受,安慰道:“夏侯大人他很厲害,不會出事的。”

夏念垂下眼:“但願吧。”

她轉過身,向前麵走去,蕭閒連忙跟上她。

夏念突然停下,扭過頭問:“蕭公子,你是不是喜歡我。”

蕭閒被她直白的話問的愣住,他看著夏念清透的眼眸,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我……”

見他半天不說話,夏念回過頭,繼續向前走。

蕭閒心裡陡然升起一股莫名的勇氣,他大跨一步,伸手抓住了夏唸的手腕,紅著臉急切地說:“如果我說我喜歡呢,夏姑娘會怎樣?”

夏念冇有回頭,蕭閒聽見她淡淡的聲音:“我會叫你放棄。”

說完,她抽出自己的手,蕭閒垂下頭,眼裡有淚光閃爍。

夏姑娘和他說這些,是叫他不要再執迷不悟了嗎?

他收起落寞的表情,跟了上去。

湖對麵,秦菡霖和她的侍女墨兒將這一幕完完全全的看了下來。

“小姐你看!他們那樣絕對不簡單,這夏姑娘和夏侯公子牽扯不清,現在竟然又和他的手下拉拉扯扯。”墨兒輕搖著手裡的團扇,憤憤不平道。

秦菡霖沉默了半晌,纔回道:“彆亂說話。”

她看了看兩人離開的方向,和墨兒回了夏侯府。

夏侯羽明顯對夏念有好感,她為什麼還敢和他的手下有瓜葛。

秦菡霖坐在椅子上,望著眼前的茶杯,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被夏侯羽知道她和他手下的事,他會怎樣?想到這點,秦菡霖的眼睫微顫了下。

她想的出神,竟冇注意到窗戶有人進來。

“秦姑娘。”

秦菡霖猛地回頭,看到一位身穿紫衣的姑娘站在窗前,馬上站了起來。

“你是誰?怎麼會進來夏侯府!”她厲聲問,雙腿慢慢往後退。

韓柳依垂眼一笑,坐到了榻上:“彆緊張,我不會對你做什麼,我是來幫你的。”

秦菡霖皺著眉:“我憑什麼相信你?”

“我姓韓。你是秦家的大小姐,秦菡霖,對吧?”韓柳依站起身,雙手背在身後,做出一副很老成的模樣。

“你調查我?”秦菡霖不可思議道。

“我那是為了瞭解你。”她朝秦菡霖眨眨眼,“從某種角度來說呢,我們的方向一樣,你是不是想嫁給夏侯羽?我可以幫你。”

“你怎麼知道?你到底是誰?”秦菡霖抓緊裙子,警惕地看著她。

“我知道的還挺多的,例如……蕭閒喜歡夏念。”她狡黠一笑,“你剛剛是不是在想,如果讓夏侯羽知道了,會如何?”

秦菡霖頓時紅了臉,她身為大家閨秀,這些想法對於她來說是齷齪的,可現在卻被彆人輕易猜到,她心裡頓覺難堪。

“嘖嘖,你這樣不行啊,難成大事。”韓柳依笑道。

秦菡霖臉色頓時冷下來:“我成不成得了大事,不需要姑娘來指指點點。”

“彆生氣。”韓柳依從懷裡拿出張小紙條,“隻要你願意和我合作,我有辦法讓夏侯羽對夏念厭煩。”

秦菡霖狐疑地拿過紙條,上麵寫著一個地址。

“一天時間,你考慮好了,就來這個茶樓找我。”她說完,利落地窗戶翻了過去。

秦菡霖立馬跑上前檢視,卻隻看到她飛身而去的背影。

她拽緊了紙條,將其藏進袖裡。

韓柳依蹦蹦跳跳地走進一家酒樓的雅間,林越正坐在裡麵。

“怎麼樣了?”他問。

韓柳依笑著坐下來:“現在隻看她的決定了,師哥,還得是你,看到夏念和夏侯羽的手下在湖邊。”

林越倒是不怎麼想笑,夏念之前救過他,他現在心裡還挺過意不去的。

韓柳依察覺到他神色不對,湊到他麵前一笑:“師哥,我這張臉如何?”

為了保險起見,她特意換了張臉去見秦菡霖。

“好看。”林越微紅了臉,“不管怎樣你都好看。”

“就會說這些話哄我。”韓柳依笑的眉眼彎彎,眼睛像月牙一般。

林越問:“那你準備怎麼做?”

她喝了口茶:“不急,後麵你就知道了。”

——

時間過去一日,他們還冇有回來,奕府裡難得的冷清。

孟音趴在桌子上,像之前顧淩去霧山一樣,變得蔫蔫的。

現在接近晚上了,黃昏的影響下,四人心情都不算好。

“他們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啊?”孟音忍不住開口,“是送不出信嗎?”

陶桃點頭:“有可能。”

“唉。”孟音歎了口氣,咬了一口手裡拿著不知道多久的饅頭。

夏念拿過孟音手裡的饅頭,無奈道:“都硬了還吃。”

孟音靠著她:“我擔心嘛。”

夏念沉默下來,她也擔心,也吃的很少。

許箏正在壓腿,她道:“不知道為什麼,今天心臟老是跳的很快。”

陶桃低頭想了想:“難道是因為……夏侯公子那句放玉簡的地方有機關,所以我們才擔心?”

孟音捏了捏她的臉:“說什麼呢桃子,難道冇有機關就不擔心了嗎?你擔心奕清是因為你在乎他。”

“好吧…”陶桃點頭。

夏念心裡的不安愈發強烈,她實在受不了,走到屋裡洗了把臉讓自己冷靜下來。

天色暗了下來,三人都準備去洗漱了,大門突然被打開,從外麵傳來急促的腳步聲。

三人對視一眼,許箏衝上前,差點和阿爍撞到一起。

“阿爍?你們回來了!”陶桃驚喜道。

阿爍喘著氣,月光下,他的臉色白的嚇人。

“發生什麼事了?”陶桃顫抖著問。

阿爍看了看三人:“夏姑娘呢?”

夏念聽到外麵的動靜,從屋裡走了出來。

“我在這,怎麼了?”她問,心跳逐漸加快。

阿爍這個樣子,難道是出什麼事了!?

阿爍喊道:“夏姑娘,你快去看看吧!夏侯公子受了很嚴重的傷,快不行了!”

夏念瞳孔驟然縮小,她向前走了一步,腿發軟竟直接摔了下去,許箏連忙上前扶起她。

“什麼?”她聽見自己極小的聲音。

在許箏的攙扶下,夏念不敢相信地看著他:“夏侯羽怎麼了?”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