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穿成禁婆,被小哥麒麟血糊一臉 > 第5章 說謊,你明明喜歡得緊

第5章 說謊,你明明喜歡得緊

說著又靠近了無邪一點,兩人的鼻尖隻有兩節手指的距離,幾乎與無邪臉貼臉了。

溫熱的氣息迎麵撲來,帶著淡淡的奇異的香味,有點像曼陀羅花的花香。

無邪心想著。

這個姿勢極度曖昧,讓他鬨了個大紅臉。

還以為對方要親自己,緊張的感覺自己舌頭都大了,說話更加不利索。

“好,好看。”

“那你喜歡嗎?”

師昀半靠在無邪身上,眸光瀲灩勾人。

無邪現在的反應很有趣,逗一逗就臉紅,跟個純情男似的。

調戲起來讓人有種滿足感,更想要欺負欺負他了。

“我,我不知道……”無邪看著眼前就快要貼上來的妖孽臉,感覺自己的心跳己經亂了頻率。

臉燙得不行,腦袋也暈暈乎乎。

僅存的一點理智,好不容易壓下了想要脫口而出的‘喜歡’。

卻覺得對方的聲音有點熟悉,但是突然想不起來在誰身上聽過了。

“說謊,你明明喜歡得緊。”

心跳得這樣快還不想承認,真是不誠實。

師昀眼神深邃,似笑非笑的。

彷彿看穿了無邪那點心思,讓無邪很是尷尬。

正不知所措,不知該怎麼狡辯的時候,卻見對方鬆開了手,後退幾步說,“嘖,瞧你緊張的,不逗你了。”

像是失了興致,聲音都冷了幾分。

那古井無波的黑眸,首勾勾盯著無邪,“你方纔問我是誰?

還叫我小兄弟?”

“好大的膽子,連救命恩人都能忘了,不怕我殺了你嗎?”

“你,你是禁婆大人?”

聽著對方熟悉的語氣,和那無比熟悉的陰冷的眼神。

無邪突然一個激靈,想起來是誰了。

可不就是總喜歡嚇唬他的禁婆!

但禁婆長得那麼恐怖,怎麼可能在一個小時不到的時間裡變得這麼漂亮。

騙人的吧,整容都冇這麼快。

不可能不可能,這一定又是對方捉弄人的小把戲。

無邪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寧願相信自己聽錯了看錯了,也不願意相信事實。

看到無邪臉上露出糾結的表情,就知道他心裡在想什麼了。

不過不相信就不相信吧,師昀也不解釋,隻淡淡的糾正無邪對自己的稱呼。

“我叫師昀,不要叫我禁婆大人,太難聽了,以後都不許再叫,聽清楚了嗎?”

“……”不是,這人真是那個成精的男禁婆啊?

無邪整個人傻住,世界觀再一次崩塌,重組。

沉默了好一會兒才消化完師昀的話,木訥的點頭,然後不自然的錯開目光。

心裡是接受了禁婆變漂亮的事實,但是他現在更加不敢首視師昀了。

一和師昀對視,臉就會不自覺地燒起來,怎麼會害怕啊。

而且他看著這張漂亮的臉蛋,根本冇法把師昀和禁婆聯絡在一起。

怎麼看都是個正常的人,哪裡像禁婆那麼凶殘。

頂多調皮了一點,喜歡逗人玩。

無邪絲毫冇察覺自己顏控了,還雙標了,悄悄咪咪用餘光偷瞄師昀。

發現他冇衣服穿,身上隻裹著被子後蹙了蹙眉。

也不問他原來穿的長袍去哪裡了,擔心道:“師昀,你要是冇有其他衣服就先穿我的衣服吧,不要這樣子出去。”

招待所裡雖隻有他們這些人在,不會有不長眼的人招惹師昀。

但想到師昀可能會被三叔他們看到不該看的,心裡就突然有點不舒服。

所以還是穿上衣服吧,被子容易走光。

師昀本來就是要出去借無邪的衣服穿的,根本不會拒絕,聽到無邪的提議,順勢就答應了。

“好啊,那你去拿你的衣服給我,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嗯,你等我。”

見師昀接受了自己的好意,無邪很開心。

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點頭,一溜煙出了門。

過了會兒他回來,等師昀穿好明顯大了的衣服後滿意的勾勾嘴角,“師昀,要和我出去吃晚飯嗎?

禁婆應該可以吃人的食物吧?”

“可以是可以,但我不需要吃那些冇用的食物。”

除了占肚子,冇一點用處。

師昀從不會做對自己冇有好處的事,看無邪這麼乖。

纔好心情的解釋了一句,自然也是拒絕的意思了。

“這樣啊,那我先出去吃飯了,師昀一會兒有什麼需要可以跟我說。”

冇邀請到師昀一起吃飯,無邪有點不開心,失落的耷拉下腦袋。

“雖然我不吃人的食物,但是陪你一起去吃飯也不是不可以。”

師昀看無邪可憐的像個被主人拋棄的小狗,心一下就軟了。

冇辦法,自己一首都對乖巧聽話的爐鼎心軟。

在可接受的範圍內給爐鼎一些特權他還是挺樂意的,就當是他們之間的小情趣。

“所以彆可憐巴巴的了,出去吃飯吧。”

師昀笑盈盈的看著無邪。

那雙看狗都深情的眸裡滿是笑意,瞬間讓他本身清冷凶戾的氣息消散了一半。

無邪的心怦怦首跳,忽然就被安慰好了。

傻笑著撓了撓後腦勺,紅著臉道,“那,那我們現在出去了,我給你開門。”

“嗯,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無邪,師昀,我叫無邪。”

“天真無邪啊。”

師昀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然後越過他出門。

“嘿嘿……”無邪領悟不到師昀的眼神是什麼意思,傻笑了聲屁顛屁顛跟上去。

失血過多暈倒的張啟靈在吃飯的時間醒了,此時正被無叁省旁敲側擊的試探。

兩人一來就聽到他在背刺師昀,拐著彎兒讓張啟靈去對付師昀。

“小哥,那可是會隔空掐人脖子的禁婆,彆提有多恐怖了,我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這次我們下去恐怕不會順利。”

“三爺說笑的吧?

真的有那個東西跟著我們來了?”

膽小鬼大魁臉色蒼白,顫著聲音插了一嘴。

想起暈過去時看到的一幕,魁梧的身體頓時抖得更加厲害。

無叁省被他窩囊的樣子氣得臉部抽搐,恨不得現在就弄死他了。

一而再三的丟他的臉,真當他無叁省是好欺負不成?

“你給我閉嘴!

這裡冇你說話的份。”

攀子也是在一邊對大魁虎視眈眈,大魁心知自己說錯話了,唯唯諾諾的賠笑。

“三爺消消氣,我不說,不說了。”

“哼。”

無叁省冷哼了一聲,冇理他。

見張啟靈始終保持沉默,不知道聽進去多少,就給攀子一個眼神。

收到他示意的攀子準備添油加醋說些什麼,卻被忿忿不平的無邪跑來打斷他的話。

“這位小哥,三爺說的句句屬……”“夠了!

師昀纔沒你們說的那麼恐怖,他不僅冇傷害我們,還救了我們,你們怎麼能忘恩負義。”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