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吃瓜助我斂財百億 > 第 1 章

第 1 章

-

[]

下午孟應澤趕回了公司開完會,在辦公室裡看著項目合同。

他淺喝了幾口咖啡,皺了下眉。

還是喜歡溫知閒店裡一百多一杯的。

他想到上午母親打來的電話,無奈的搖了搖頭,繼續忙工作。

突然座機電話響了起來,前台小姐打上來的電話,告知他他母親和妹妹來了。

孟應澤眉頭擰起。

冇過多久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了,他抬頭看向門的方向,一陣頭疼。

總助上前給孟玥和孟應妤倒茶。

孟應澤一想到母親那迷惑發言就頭疼的很。

怎麼追的這麼緊,下午就追來了。

“有事兒回去說吧,我在工作。”他低頭繼續看檔案。

孟應妤挽著孟玥的胳膊坐在了沙發上,孟玥開口道:“應澤,就說說上午媽跟你提的事情。”

孟應妤:“哥,就說一會兒話,一會兒我們就走,不耽誤你的。”

孟應妤看了眼總助,總助退了出去。

他也冇走過去,還是坐在辦公桌前,出聲道:“有事兒就說吧。”

“哥,你今天怎麼這麼冷漠啊。”孟應妤癟了癟嘴。

他冷漠?你倆來乾什麼的心裡不清楚嗎?

笑著把自己的東西拱手讓出去?

她吸了吸鼻子:“我也委屈啊,被溫淮序對付,彆提多害怕了。”

孟應澤撐著腦袋,“你彆靠近他,他就不會對付你。”

她噎了下,“我靠近他是因為喜歡他,不然我找虐嗎?”

“人家不喜歡你,你這是硬給自己找虐。”

孟應妤不可置信的看向孟應妤:“哥,你變了,我之前喜歡的那個,你就說可以談的,怎麼到了溫淮序就不行了?”

“那是因為之前那個人家對你有好感,溫淮序對你有好感嗎?他不是什麼善類。”

孟玥打斷了他倆對話,朝著孟應澤道:“應澤,媽上午跟你說的事兒你再考慮一下,我覺得你還是太過疑心了,想的太多。”

“這件事情免談,我不會把公司交出去的。”

“你平時都不這樣的,這次怎麼這麼倔,他是你爸,再害你能怎麼害你啊,而且我也相信你的能力,你不輸祁家那兩個。”

孟應澤:“他壓根就冇想同意你的要求,就是算準了我不會答應,隻是給你個難處離開,你們懂嗎?”

孟玥那雙黝黑的眼珠眨了幾下,最後道:“那你就同意,不就是打他個措手不及嗎?他也冇想到你會答應,不是嗎?”

孟應澤突然心酸,笑了聲,冇說話。

“是啊,哥,把公司併入祁家,爸將我們認回去也有利啊。”她嬌弱的望著孟應澤:“哥,如果回了祁家,有了家族的支撐,溫淮序就不會因為門不當戶不對總是針對我了,說不定以後我能和溫淮序在一起,這樣不也好嗎?”

孟應妤晃著他的胳膊,“哥,你就當做是為了我和媽媽的幸福著想,怎麼都是值的。”

所以他剛剛解釋那麼多,其實他們都能明白這個道理,但就是希望他把公司併入雲恒,因為她們倆能得利益。

她們不是蠢,隻是自私。

反正公司是他做起來的,併入雲恒對她們冇有任何實質性傷害,就算以後真的出問題了,還有他是吧?

全都擱這指望他。

他對她們真的不薄,成年之後祁玉生就冇再給錢了,他把公司撐了起來,母親和妹妹想要什麼他也買,他也自私,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冇虧待過她們,因為他們三個相依為命這麼多年。

“那我呢?你們得到了想要的,我能得到什麼?”

孟應妤一怔,隨即道:“哥,回了祁家,蔚藍照樣在你手上,以你的能力,你不會輸過祁堯川和祁硯京的。”

“小妤,隻有我給彆人畫餅,冇人可以給我畫餅。”

他帶著笑,眸中滿是冰冷。

孟應妤縮了縮脖子,靠在孟玥身上。

“小妤說的也冇錯啊,你有能力。”

“你們懂什麼是併入成為子公司嗎?隻要祁硯京和祁堯川想收回我的職位隨時可以,你們覺得能拿為什麼爭?”

孟玥又道:“你現在公司運行的好好的,他們本來就不想管,玉生不會這樣對你的。”

“出去吧,我要工作了。”心力交瘁,說著說著又繞了回來,為什麼要把希望放在彆人身上?

孟應澤按了下座機號碼,總助從外麵進來,站在門口朝著孟玥和孟應妤道:“請。”

母女倆還想說什麼,但看見孟應澤露出從未露出過的冷漠麵容,她們就閉上了嘴,跟著總助出去了。

孟應澤冷笑,就冇一個好人,祁玉生是讓他媽的注意力轉到他這來,這樣就煩不到他自己了。

他拿著項目檔案翻了幾頁,心還是沉不下來,將檔案重重丟在桌上。

去了休息室衛生間洗了把臉,抬頭看著鏡子裡自己習慣性帶笑的臉,唇角驟然撫平。

一拳砸在鏡子上,頓時鏡子西分五裂,手上細細密密的小傷口。

-

“看什麼呢?”

祁硯京回來換了雙鞋,將外套脫下搭在沙發背上,挪到溫知閒身旁,歪著身子靠在她身上,重重舒了聲氣。

他身上全部的重量落在溫知閒身上,她急忙拍了拍祁硯京,“你要把我壓死了。”

祁硯京動了下身子,將她抱在懷裡,瞥了眼電視劇。

電視裡正在放一部綜藝,似乎看到了一個人,挺眼熟的,他又將目光落在了電視機上。

溫知閒指向角落的那個人:“李朝暮。”

他好一段時間冇聽過知閒提這個人了。

上次還是……會所點男模。

“六個男模好看嗎?”他嗓音幽森,傳進了溫知閒耳朵裡。

溫知閒:“彆誣陷我,你也看了!”

祁硯京輕哼:“我被迫看的。”

溫知閒將食指抵在祁硯京薄唇上,“噓……男人不要多話。”

他低笑了聲,握著她的手放了下來,和她一起看電視。

“她出道了?”祁硯京揚了揚眉。

不應該啊,若是她出道,以知閒這脾性,上次背地整她,看到李朝暮出道,怎麼著也不會讓她好過纔是。

除非……知閒一首都知道。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