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不要在遊戲裡哄騙小狗 > 第 1 章

第 1 章

-

“xx區第x醫院到了。”

破舊的公交車上,播報著即將到達的地點。

蘇辭猛地睜開,環顧四周,發現自己已經到了初始地點。

見他醒過來,同行的好友顧青提醒道:“蘇辭,我們到了。”

他應下,“嗯。”揉著眼睛,對這些場景和對話他早已習以為常。

播報結束後,蘇辭看著目標地點越來越近,身體出現倦意,很累。

和他不同的是,同行的夥伴正津津樂道未知的寶藏。

“你說,真的有寶藏嗎?”

“去找找看呢?說不定有意外的收穫。”

蘇辭聽在耳朵裡,都起了繭子。

自從踏入這裡開始,他就發現了這是一場無休止的死亡遊戲。

故事的梗概是四個年輕人,收到神秘人的邀請,乘坐公交到達一座廢舊的醫院,尋找遺失的寶藏。

不知從何時,他們就陷入這個副本裡,無法走出去。

每次死亡,都會回到公交車這個出生點。

但這一切,好像就隻有他一個人記得。

每次刪檔重來,一次次踩坑過關又掉入新坑,早已不如新來時那般興奮熱情。

他輪迴這麼久,遊戲的規則早已爛熟於心,儘頭是什麼,他並不知曉,大概隻有找到寶藏才能終止這場無休止的遊戲。

不過這纔是最大的騙局,裡麵各種要人性命的規則和藏匿在暗處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迄今為止,死亡的原因差不多是缺乏對未知領域的熟悉度,所以他纔會不斷地重複死亡,找尋解脫的辦法。

公交車穩穩停靠在站台前,下車時,蘇辭掃了下週圍,發現車廂最後排坐著一位俊秀的長髮男子。

那人蹙起眉,死死地盯著與周圍格格不入的蘇辭。

他記得,以前從未有過這號人,

又是新的變數?是新加入的玩家還是NPC。但那人的目光太過直接,看得他心裡毛毛的。

也許是倆人對視的氣氛太過古怪,表情過於微妙,顧青也察覺到倆人的動作,小心地拽了下他的手臂,在他身邊小聲地問道:“你們倆怎麼回事。”

“冇。”蘇辭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司機打開車門,止不住地搖頭:“又是一群不怕死的,現在的年輕人膽子真大。”

再次站在副本門口,看著門牌石上老舊的字跡,蘇辭心情略顯複雜。

上一局他所在的門診大樓,差點就要到第三層了,結果一個不小心,捲土重來又要將裡麵的內容重新過一遍。

見他不動,顧青招呼著他,道:“看什麼呢?”

蘇辭收回思緒,說道:“冇什麼。”

組織這場尋寶遊戲的隊長上官幸開始唸叨著人員單,做著任務前最後一次集合。

“我先點個名,顧青。”

“到。”

“蘇辭。”

又是一樣的模式,蘇辭應道:“在。”

“江明攬。”

“到。”

“沈漾。”

冇聽過的名字,是坐在最後排的長髮男子,低著嗓子說:“在。”

“好,人都到齊了。”上官幸收齊名單,指揮著眾人,“現在進去吧,有危險第一時間彙報。”

這話聽得蘇辭有些想笑,這裡的人除了他每局結束後都冇有記憶。

曾經,他試圖告訴那些人的處境,希望能團結起來,一起找到遊戲出口,但這卻換來隊友的猜疑和排擠,導致他任務頻頻出錯,任務滯後。

從那以後他決定自己開始找尋讓遊戲結束的方法。

突然,他感覺脊背發涼。

回過頭去,沈漾的目光依舊像來時那樣打量著他。

難道他不是NPC?

“你們今天怎麼回事,火藥味那麼重?”一旁觀測已久的顧青問道。

“我們平常的關係很好?”蘇辭發出自己的疑慮,明明今天第一次見麵,那人就對自己懷有敵意。

“不算吧。”顧青仔細想著,思考著倆人的關係,“我們是一個學校,當時接到邀請的時候,還是你問他要不要去。”

蘇辭想了想,想不起來,敷衍道:“好像有點印象。”

困在這裡許久,他是如何來的細節和過去在現實世界發生的種種,他早就不記得了。

現在,他隻想結束這場無休止的噩夢,僅此而已。

上官幸說完注意事項後,組織人群進入大門。

蘇辭不想太顯眼引得大家猜疑,選擇走在中間。

沈漾好像和他用著同樣的想,慢著腳步跟在他的身後,蘇辭稍微停頓下,後背就能撞上那人的胸膛。

嘶。

明明長得跟個姑娘似的,臉卻總是臭著個臉,拽得二五八萬的,讓他很是不舒服。

“蘇辭,你想啥呢?”顧青問道。

蘇辭回神答道:“冇,冇有。”剛剛他好像太專注想沈漾的事了。

他重新振作起精神,豈料,下一秒卻被突出的台階絆了一跤,踉蹌著撥開人群衝在前麵。

頓感大事不妙的他已經來不及了,右腳邁進了大廳。

隻聽哢嚓一聲,頭頂的安全通道標誌落下,冇來得及反應,便砸在他的頭頂。

頓時,痛感遍佈他的全身,肢體麻木。

他倒在血泊裡,心情不是很好,得,這下死得更早,開頭他就死了。

在眾人的驚恐的目光中,蘇辭閉上了眼睛。心裡想著,拜拜,他先走一步了。

再次從夢中驚醒,沈漾回到了初始的公交車上。

同上局一樣,隊友在唸叨著寶藏,蘇辭捂著頭,好久冇有死得這麼快了。

他扭頭的功夫,便看到了導致他死亡的罪魁禍首,新加入的角色,沈漾。

對於他的死,沈冇有任何表示,目光依舊打量著他冇有任何情緒,像是在做一件很平常卻又讓他火大的事情。

這次他怪不了彆人,若不是他不小心,這麼小的坑,踩了幾十次以後怎麼還會中招?

蘇辭頭痛不已,這遊戲實在是太變態了。

遊戲裡,像這樣的小坑還有無數個,如果不打起十二分精神,就會在某個環節出錯,導致再度重來。關鍵是,目前他還冇有發現任何存檔點。

這局,他儘量避開沈漾的目光,避開之前踩過的陷阱,很快就來到了門診大樓的二樓。

二樓有三十個房間,他順利地在2-11拿到鐵絲,撬開2-15的門,拿到裡麵的紙條。再回到一樓,從紙條中找到下一個任務的資訊,到一樓的雕像底座下麵拿到鑰匙。

這些他已經爛熟於心,閉上眼都知道下一步要做什麼,但還是要按照現有的最保險的步驟來。

他試過直接去拿雕像壓著的鑰匙,得到的是係統獎勵的殺人魔,冇來作何動作就當場去世。

殺人魔重新整理的位置不固定,但唯一確定的是,不按照要求進行就必定會出現。

“你好像很熟練。”轉角的樓梯處,一直跟著他的沈漾冒出了這句。

本就安靜的走廊,冷不丁有人和他搭話,蘇辭疑惑地回頭,“嗯?”

回頭的瞬間,蘇辭鈍感大事不妙,他剛剛好像是回頭了?

不確定般,他問了句,“我剛剛是回頭了吧?”

沈漾不明所以地點頭。

得到沈漾的肯定答覆後,他心如死灰地閉上眼睛。

這一舉動,惹得沈漾摸不著頭腦.

沈漾還冇瞭解到此刻的狀況,追問道:“乾嘛閉眼睛?”隨後學著蘇辭也閉上了眼睛。

剛閉上眼,溫熱的液體飛濺在他臉頰,他伸手觸摸,手掌掛滿紅色的液體。

眼前的人,被不知從哪來的扶杆貫穿了喉嚨。

沈漾瞳孔增大,像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知道自己闖禍的沈漾趕忙道歉,“對不起。”

此時的蘇辭還冇死透,表情痛苦得不忘翻個白眼,張著嘴說著死前最後一句話,

“尼瑪。”

隨後暈了過去。

“xx區第x...”

他不舒服的捏脖頸,死亡的疼痛即使再度開始新一輪的遊戲還是會有。

疲倦地再次聽著隊長上官幸分配著工作。

醫院有四所大樓,之前正好一人一個互不打擾,現在突然冒出個沈漾,外圍的花叢和救援落在了他的手上。

蘇辭覺得奇怪,明明那麼多去處可以走,那人偏偏選擇了自己。

同樣的樓梯角,沈漾看著他身影,問出了和上一句同樣的話。

“你好像很熟練?”

樓道間的窗戶微微開啟,沈漾的長髮隨著風輕輕地飄動。

這幅畫是極好的,如果蘇辭冇有因為他連掛兩次的話,相信他也會被其美貌吸引。

“你要是一直看著我的話,我會不好意思的。”

“對不起。”蘇辭埋下頭,趕忙看著自己手裡的碎紙片,他為什麼要盯著個大男人看半天,現在他的任務是要拿到一樓雕像下的鑰匙。

走之前,他還有禮貌地對著那人說道:“拜拜。”

他靠著右側下了樓梯,身後有哢哢查的聲響。

到達雕像前,他深吸口氣,後方冷不丁又冒出一句。

“既然你一開始的目的就是這裡,怎麼不直接就拿這兒的鑰匙。”

這話說得不及時,蘇辭被嚇了一跳,“你走路冇聲音的嗎?”

他這已經不是第一次被嚇到了。

“你在心虛什麼?我是人又不是鬼。”

“你不知道你披頭散髮的樣子和這裡殺人魔很像。”蘇辭吐槽道。

“殺人魔?”沈漾重複著這個名字,“我不信,長什麼樣子。”

“你真想見?”蘇辭問道。

沈漾猛地點頭,又重複了自己的話,“我想。”

這下蘇辭冇法拒絕了,這要求可是他先提出來的,可不怪他冇提醒。

他將手伸於背後,衝他勾勾手。

“我去搬開那個雕像,你去拿鑰匙。”

沈漾不上道,不做任何動作,“我為什麼要這麼做?”

“你試下就知道了。”蘇辭神秘兮兮地說道。

不明所以的沈漾,還以為這是任務的一部分,還是照辦了。

他拿起鑰匙,隻覺身後有一陣涼風吹過,他以為是蘇辭站在他的身後。

“我拿起來了。”一回頭,看不清麵容的男不男女不女的人站在他身後。

本來在他旁邊的蘇辭早就冇了身影。

沈漾:?

殺人魔衝他齜著牙,手裡的匕首反射著窗戶映進來的月光。

蘇辭站在角落,觀察者兩人的互動,看著沈漾臉色未變依舊不緊不慢地問著身後的人。

“你哪位?”

這個問題顯然有些多餘,明晃晃的刀子已經準備刺向沈漾。

躲在暗處的蘇辭良心發現,這樣逗弄彆人不好,於是又搬起雕像砸向殺人魔。

殺人魔身板脆,倒在地上,便不再掙紮。

兩人躲進一個事先開啟的房間,等屋外冇了動靜,沈漾才問道:“為什麼我們不走大門?”

“你可以去試試能不能走。”蘇辭冇好氣道,這個人怎麼看上去呆呆的,思維也傻傻的,大門早就在他們踏進這裡的時候就落鎖了,要是能出去他早就出去了。

“不去。”沈漾直截了當道。

騙了他一次還想騙他第二次?冇門的。

“你還挺難騙。”蘇辭打趣道,他收回剛剛的想法,這人不傻,隻是屬於NPC那種天然不加任何複製的呆。

“我們要在這裡躲多久。”沈漾問道。

時間一分一厘地過去,老是躲在這裡也不是長久之計。

“再等下。”蘇辭在等大廳裡的殺人魔消失。“我們還要去拿鑰匙,開啟下一個房間。”

“不用等。”沈漾伸出手,鑰匙正躺在他的掌心,“其實我走的時候,就已經拿到了。”

“那你之前怎麼不說?”

“你冇問啊。”

“。”

好吧,他錯了,他不該逗這個祖宗的,還把他耍得團團轉。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