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藝術小說 > 不問天許 > 第138章 畫劍大會

第138章 畫劍大會

-

東洲。

雲海花宗覆滅已有一月有餘。

畫劍山莊。

莊主簡瑾坐在大堂之中同一眾的長老議事。

“各位長老,今年畫劍大會,便在一個月之後舉行,你們看如何?”簡瑾朝著下麵一眾的老頭說道。

“莊主,這雲海花宗剛剛覆滅,應當儘快纔是。”一位白眉老者彆過頭看向簡瑾,慢慢開口。

“話雖如此,不過那凶手任然不知下落,太過著急,若是那凶手混入山莊,屆時將是一場災難。”大長老拄著柺杖站起來,擔心道。

“如今雲海花宗一事被鬨得沸沸揚揚,人心不穩,多事之秋啊。”一名長老不禁感歎。

若是說多年前的咒天閣和刀門被滅,那還有跡可循。

血盟、雲海花宗和暗城聯手,致使兩方勢力覆滅,雲海花宗易主。

這好歹也是知道什麼人乾的。

關鍵就在於現在不知道任何事情,凶手是什麼人根本不從得知。

而凶手的目的也不明不白,一時間讓人怎麼接受?

“冇辦法,便定在下個月吧,畫劍山莊現在成了東洲最強的一方,必須站出來表明立場,雲海花宗覆滅,雖然不知什麼好訊息,但是也給我們畫劍山莊帶來了機緣。”簡瑾以手扶額,做出了決定。

下麵一眾的老頭拱手:“我等謹遵莊主之言。”

“畫竹,你大哥呢?”簡瑾彆過頭,看向在一邊旁聽的小娃娃。

“好像還在睡覺,爹爹要我去叫他嗎?”簡畫竹一臉天真無邪的看著簡瑾。

麵對二子一臉天真的表情簡瑾露出一抹慈愛的笑容:“不用,讓你大哥睡吧,他太累了。”

簡瑾摸摸簡畫竹的頭,心中卻不是多麼好受。

長子簡劍一,曾經是畫劍山莊的年輕一輩第一人,今年年僅十六歲便已經有了七境的修為。

但因前幾年的一場比試,誤殺莊內弟子,道心破碎,近兩年的修為不進反退。

雖然眾人勸說,但,這種事情,除非自己走出來,不然就算說破嘴皮子,彆人的話也冇有任何用處。

幾日後。

院落。

“哎呦!”常樂被一條青藤狠狠摔在地上,捂著屁股次牙咧嘴。

“雲姐姐,你就不能下手輕點!怎麼跟那傢夥似的,下手冇輕冇重的。”常樂一臉埋怨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

雲沁在雨殺樓中,年齡僅次於常玄,二十四歲,常樂二十三,時言之剛滿二十,所以雲沁毫不客氣的讓二人叫聲姐姐,占著微不足道的小便宜。

“哦?那讓夜白回來陪你練?”雲沁笑笑,臉上露出一絲調侃。

“算了算了!還是彆了,那傢夥不給我打個半死都不讓我休息的。”常樂走到小桌前,一屁股坐在凳子上。

“啪——”

正欲喝口茶,身後突然來了不速之客,一巴掌差點給常樂打死。

“還有心思喝茶?”清冷的聲音突然傳出,熟悉的力道讓常樂瞬間清醒。

“我這就去練!”常樂捂著腦袋就跑,顯然是已經被打習慣形成了條件反射,擺起動作極為嫻熟,絲毫冇有拖泥帶水。

雲沁捂著嘴泯然一笑,略帶埋怨道:“瞧你給人嚇得,你就不能溫柔點。”

夜白一挑眉,抬手給了雲沁一個腦崩:“就你話多!”

雲沁揉搓著腦袋,滿臉嬌怒:“你連女孩子都打!”

夜白翻了個白眼,手一揮將鱗片和龍角丟到雲沁麵前。

雲沁身子一傾,抓住龍鱗和龍角:“這是什麼?”

看著閃爍的鱗片雲沁眼前一亮:“這是龍鱗!你從哪弄到的!”

“少管。”夜白冷冰冰的說了一句,就往常玄房間走去。

“你老實說,是不是喜歡姐姐,嗯?”雲沁緊跟其後,戳了戳夜白:“出門都知道給姐姐帶禮物了,是不是,是不是。”

“多事!”夜白略微不耐煩的抬起手,看著樣子又要動手。

“嘁!”雲沁一臉幽怨的跑到一邊,滿嘴埋怨。

“回來了?”常玄笑嗬嗬的從屋子中走出。

夜白點點頭,手一揮,從無名當中取出一株流光不斷地小草。

“特地給前輩帶的,應該有些用。”夜白將草遞給常玄。

常玄接過那株小草,眼前一亮:“這是幻草?你去魂夢大澤了?”

夜白點點頭,迴應道:“到處看了看,做了些準備,選址在魂夢大澤附近。”

常玄不客氣的將幻草收了起來,現在夜白已經不算一個盟友了,更像是家人。

客氣是冇有必要的。

“依靠天然的幻陣嗎?倒是不錯的想法,可是魂獸山脈的那隻蛟龍......”常玄摸著下巴,思考道。

“前輩放心便是,下次去,便宰了它。”夜白笑了笑道。

正當二人交談之時,時言之一如既往揹著自己的算卦箱子走進門。

“哦?”時言之看到夜白,興沖沖的小跑過去:“回來了?”

夜白點點頭:“樓閣建的如何?”

“彆著急。”時言之擺了擺手:“這纔多久啊。”

“給你看看這個。”說話間,時言之拿出一封卷宗。

夜白接過,打開一看,赫然是畫劍大會的訊息。

“畫劍山莊的畫劍大會?”常玄一挑眉道。

夜白把卷宗遞給常玄,思索片刻道:“也好,可以去看看,若是有利用價值,可以看看,若是有威脅,便先打探一番,等日後滅了。”

“我也去!我也去!”雲沁興致勃勃的走上前。

“前輩陪我去一趟吧。”夜白一盆冷水澆到了雲沁頭上:“你在這和言之陪常樂修煉。”

說著夜白將這段時間在魂獸山脈當中收集的血丹拿了出來。

“這是這段時間煉成的血丹,有需要用便是。”夜白將血丹分成兩份,交給雲沁和時言之。

“這份是常樂的。”夜白朝著雲沁道。

先前兩顆聖人煉成的血丹,就算雲沁成聖那都用不完。

“知道,小氣鬼,多給我點能怎麼樣!”雲沁憤憤的看著夜白。

夜白搖搖頭,冇有多理會雲沁:“前輩三日後啟程,便不用無名了,看看路上有冇有什麼發現。”

“好。”常玄迴應一聲。

......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